Aveneu Park, Starling, Australia

从李诞池子到卡姆笑果文化背后的操盘手们

下午3点半,各大平台爆出卡姆的新闻,还有笑果文化的声明:卡姆被无限期停止所有工作。

其实就算是笑果文化不出这样的声明,卡姆的工作也无法继续了,毕竟“涉毒”的卡姆属于污点艺人,有他在的节目根本播不了。

就好像仝卓,虽然还没出一个结论,但是他出镜的节目已经开始默默地删除他的镜头了。

在1月份,卡姆接受采访时,还在说:他体验过很多次名气逝去的感觉。参加《奇葩大会》和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一季时,节目播出时会突然火一阵,节目不播了就开始无人问津。但这次,他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快过气了。

作为“笑果文化”推出的第三个“领军人物”,虽然去年才算真正出圈,卡姆曾经说“只有自己在表演一线了”,因为李诞经常参加的是别的节目,已经去“圈外宣传脱口秀了”,“建国和程璐在编剧一线”,而池子,众所周知,他和笑果的官司现在还没有一个结果,倒是因为他们的官司,中信银行“结果”了一个领导。

1998年,池子和卡姆都只有两岁,9岁的李诞还在草原上疯玩,都还是不知道未来为何物的年纪。

笑果文化后来的老大贺晓曦,刚刚20岁,正在读大三,还有一年大学毕业,对未来充满了迷茫。

贺晓曦的爸爸看到了报纸上的招聘广告,是湖南台招聘实习生的,就让他去湖南台试一试,贺晓曦就去了,因为“好玩”。

和贺晓曦同期入职的还有叶烽,现在笑果文化的董事长,叶烽当时已经在外贸行业做了四年,1998年金融危机,生意不好,在家看球的时候看到了湖南台的招聘广告,于是应聘加入。

他们加入的频道是湖南文体频道,01年更名为娱乐频道,04年就做出了“超级女声”,改变了中国的娱乐节目和选秀模式。

当然,这些和贺晓曦还有叶烽没什么关系,唯一的联系就是,他们和节目的操盘手很熟。

在这几年间,池子在2002年的时候,和画家父亲一起从河南安阳搬到了北京。2003年,李诞考进了锡林浩特的初中,告别了出生的查干诺尔天然碱矿,同时告别的,还有在大草原上的蒙古包里喜欢看的吴宗宪。

李诞就是,上课接话,全班爆笑,但是他还要克制自己,因为妈妈是学校的老师,这些老师都是他的阿姨。

在北京上小学的池子也爱接话,有次老师说,可能你没错,只是我们的制度不适合你;池子还是接话,老师你说的对啊。

卡姆的学生时代要比池子清醒得多。从初中开始,卡姆就觉得自己会做表演,所以当父亲让他学理科将来进石油行业的时候,他不乐意。到了高中,他迷上了脱口秀,在众人面前说话的欲望,似乎无法阻止,所以,他跟老师商量好,每周自习课,他挨着班串着门讲脱口秀,一周至少讲一场,后来,还在当地租舞台,卖票,让大家听他的脱口秀。

效果,当然是“冷淡”,冷到讲了一半,卡姆就下台了,后来还是同学又把他劝了回来。

2006年,见识过巨星的贺晓溪和叶烽都离开了湖南,贺晓曦北上入职光线传媒,叶烽则去了上海入职东方卫视。

在光线传媒的贺晓曦并不开心,从要做牛的内容变成了内容要为点击率服务,心里总是隐隐不平。

在东方卫视的叶烽则更加忙碌,因为他在东方卫视策划了《加油好男儿》,后来,因为周立波团队的出走,叶烽又盯上了王自健,在2012年,推出了节目《今晚 80 后脱口秀》,像第一期的《吐槽大会》一样,《今晚 80 后脱口秀》火了。

王自健这个“非专业相声演员”,用一个小白领的口吻,说着“人生真相”:“其实老百姓没什么要求,就是想过上和国企员工一样的生活。如果我在山沟里,忍一辈子我也不冤。您说我在北京生活跟生活在农村似的,那我冤不冤啊?我是二环以里生的人,现在住回龙观,每天回家开着车还听着,我在北京七环路上。”

叶烽结婚,贺晓曦去贺喜。中年男人,还是有家有口的中年男人,酒桌上的话题,永远都是钱,怎么赚钱。

凭着做《今晚 80 后脱口秀》的经验,叶烽觉得可以做喜剧内容的垂直领域;而正好,贺晓曦也有节目的经验和公司运营经验。

那时,《今晚 80 后脱口秀》的兼职编剧有程璐、李诞、建国,节目组给几个人付稿费的那种。贺晓曦的动作很快,2014年5月,“笑果”一成立,贺晓曦便签下了一众兼职编剧,之后,公司以外包团队的模式,和《80后》签约,提供编剧服务。

当时,程璐和思文已经结婚,在深圳买了房,思文还在众所周知的国营企业,李诞亲自去深圳游说,才把他们劝到了上海。

2014年,卡姆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表演。在大一的时候,有个同学问他,想不想去看脱口秀表演。

演出地点在一个酒吧,中场休息的时候,主持人问卡姆,愿不愿意上台即兴说一段,卡姆去了。

效果非常好,从此以后,卡姆开始接一些赚钱的商演,每场一两百元,北京二环里的各种小剧场、话剧厅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早几年就读了大学的李诞则没有这么幸运,毕竟李诞在高中的时候读的是米兰·昆德拉,读了大学,去南方报系实习,因为他想坚守的无用和意义。

他坚守的信念在一年春运的时候被轻易打到了,因为一个跑线的记者轻易地买到了火车票,而他排队都买不到。

再后来,《80后》问他要不要去试试,他放弃了奥美,转身进入了《80后》,理由只有一个,钱。

和现在的“成熟”相比,李诞在那几年还和王建国因为“小说家”的定义吵过架,看来,“成熟”不一定是褒义词,但是一定是慢慢变“成熟”的。

而和卡姆同一年的池子,没考上大学,画家父亲对他也没什么要求,没考上就任由他在家里寻找自己。

学音乐、看书、看电影、做视频、学做菜,反正能在家折腾的事,池子都折腾了。

后来去说脱口秀,也是因为他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脱口秀的视频,想去试试,于是就去了。那年是2015年。

就是在这年,李诞在一个小场子里发现了池子。不久,李诞和池子,正式成了“脱口秀”这个领域里的扛把子。

李诞是贺晓曦嘴里的脱口秀行业的边界;而池子则是李诞说的天才,中国脱口秀的未来。

2017年1月,吐槽大会首播。也就是这年,还没毕业的卡姆参加了《奇葩说》第四季,很早就被淘汰,之后出现在《脱口秀大会》上。

暴躁型表演的卡姆和其他人的表演风格有着极大的差异,喜欢的人对他的喜欢会用“崇拜”,不喜欢他的风格的人觉得像“屎”一样。

2019年3月,池子发了一篇文章,叫《我看池子》,里面对于他自己,批得不留情面。

“他最火那节目,吐槽大会,那不叫脱口秀,也不叫喜剧,公司给他抬上去玩一个身份差,他在火的人里面最不火,他在不火的人里面又最火,拱上台说一些蠢话,捅这个挠那个,观众看了乐,台上都觉得他是一横空出世小二逼。观众发笑是因为他的行为,不是内容……”

这种点评其实也可以放在卡姆身上,卡姆曾经说欧阳靖,“我特别怕他通过英文字幕看懂了上一期的精彩内容。”

也就是在2019年,池子宣布这是他最后一次录《吐槽大会》,之后就爆出来他和笑果闹翻的新闻,紧接着,在这一年的《脱口秀大会》上,卡姆得了冠军。

贺晓曦和叶烽不可能放弃笑果文化,毕竟只是损失了一两个艺人,托科-埃卡姆比毕竟公司还有一百多名脱口秀演员,毕竟,已经多轮融资的笑果文化,据业内评估,估值已经超过30亿。

贺晓曦曾经把笑果比喻成NBA:《吐槽大会》是灌篮大赛,《脱口秀大会》是一场篮球赛……让球赛持续下去并发挥更大的影响力。

而提到脱口秀演员,贺晓曦说,卡姆和呼兰都不是李诞,但重点是还是有很多年轻人想成为他们,这是永续的过程。

现在,这个永续的过程,还没开始好好地运行,其中重要的一环已经被迫摘下,那,之后的中国脱口秀,还能“永续”吗?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irstchoiceoregon.com/,托科-埃卡姆比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