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veneu Park, Starling, Australia

《脱口秀大会4》收官笑果给脱口秀行业带来了什么

近日,由腾讯视频出品,企鹅影视、笑果文化联合制作的喜剧综艺节目《脱口秀大会》第四季收官。有着脱口秀天花板之称的演员周奇墨,没有再上演去年两度被复活的场景,一路过关斩将杀进总决赛并顺利夺冠。

脱口秀,作为一种近几年才在国内异军突起的喜剧形式,受到观众尤其是青年群体的喜爱。讨论脱口秀在国内的发展,绕不开制作出《脱口秀大会》《吐槽大会》等现象级综艺的幕后公司——笑果文化。

说起脱口秀,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起笑果文化。事实上,早在2014年5月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之前,国内就已经有成型的脱口秀节目了。

2012年,东方卫视推出《今晚80后脱口秀》,由喜剧演员王自健主持,围绕社会问题和热点事件展现青年态度,具有明显美式脱口秀风格。这档目前已停播的节目,在很大程度上为后续国内脱口秀综艺打下了“地基”。王自健口中时常出现的“蛋蛋和建国”,当时是节目幕后写手,现在是笑果文化的首席内容官李诞和总编剧王建国。而节目导演叶烽,后来和李诞等人联合成立笑果文化,担任董事长一职。

经过两年的打磨,2016年6月起,笑果文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完成了天使轮到A+轮融资的转变,获得游族网络002174股吧)、普思资本、南山资本、CMC资本等多方投资,其中A轮交易金额1.2亿人民币。

也是在这期间,《吐槽大会》第一季上线,专业脱口秀编剧为明星定制表演内容,“吐槽”成为一种文化现象。制作方腾讯视频和笑果文化从中看到了脱口秀“原创内容”的价值,《脱口秀大会》同年开始试水。越来越多隐身幕后的编剧走到台前,讲自己创作的段子。笑果文化开始培养艺人,而不是仅仅依赖明星给节目带来流量。

其中,2020年7月上线的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是关键转折点。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,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二季累计播放量为9.12亿,第三季跃升到21.14亿。而截至10月18日,第四季累计播放量已经达到29.11亿。

一方面,疫情期间产生的压抑情绪,正需要通过表演中传达出的幽默来化解;另一方面,节目到了第三季,制作上日趋成熟,增加了对抗性,许多新人面孔登上舞台,双人脱口秀、音乐脱口秀等表演形式逐渐被观众接受。最重要的是,以杨笠为代表的众多脱口秀演员敢于碰触热点话题,引发了溢出喜剧领域的社会层面的讨论,让节目得以破圈。

2019年4月,笑果文化B轮投资完成,估值高达30亿元。但到了2020年,情况急转直下。整个上半年,笑果文化原本策划的个人专场、海外演出全部因为疫情取消,损失惨重;5月,原签约艺人池子和老东家爆发经济纠纷,并指责对方私自获取自己的银行个人账户交易明细,侵犯隐私;6月初,公司力捧的脱口秀演员卡姆等人因吸毒被行政拘留十日。

第三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录制上线的,李诞开场时自我调侃,“没想到这家公司居然还在。”最终,节目在不被看好的前提下播放量一路走高,8.0的豆瓣评分在四季节目中同样高居首位,做到流量口碑双丰收,对负面舆情不断的笑果文化产生了续命奇效。

也是在这一季里,笑果文化真正显露出了自己商业的一面。节目增加了对抗性,抢麦突围、一对一battle、车轮战、分组淘汰等复杂激烈的比赛规则,确实比前两季突出了竞技氛围,加之剪辑上制造冲突、随意复活演员、炒作演员CP,娱乐圈惯用的综艺节目套路,被节目组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演员表演内容,更是天降的热搜好素材。“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”“甲方都是孙子”等冒犯性表达,对准两性交往、职场压力等话题,极容易让观众感同身受,参与讨论,包括一些过激的批评声,都让节目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。

频繁的热搜,将演员置于争议甚至谩骂之中,也带来了充足的流量,很快兑现为实际回报。知名的脱口秀演员在段子里穿插商务,在微博上接推广,商演报价水涨船高,顺便带动了线下演出的火热,一开票就秒空。

脱口秀火了,笑果文化赚钱了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今年3月,作为一直以来的合作平台,腾讯关联公司入股笑果文化,持股比例约12.55%,至此,笑果文化已经经历了8轮融资。

市场的积极反应,证明了笑果文化在脱口秀行业的头部地位。只是从《脱口秀大会》第四季亮眼的成绩中,也不难窥见逐渐浮出水面的危机。赛程密集,演员输出乏力,前车之鉴让“冒犯”的部分大幅收缩,自嘲和内部互嘲成为主要内容,不如去年那么有记忆点。这使得本季的评价远不如第三季,甚至略低于第二季。好在,亮眼的播放数据和远胜从前的节目赞助,保住了商业上的成功。看上去,经历了第三季危险的低空飞行后,《脱口秀大会》第四季和笑果文化都在试图进行安全的软着陆。

内部演员经历了几季的激烈竞争,段子储存量已经难以满足观众的需求,笑果文化开始向外挖掘新鲜面孔。“每个人都能说五分钟脱口秀”,成为李诞在节目中时常提及的一句话。专业的脱口秀演员自不必说,癌症科普博士、、短视频博主等各行各业的人也登上《脱口秀大会》的舞台。另外,笑果文化还开展训练营培训新人。

好处是显而易见的。从主营业务来看,笑果文化可以出品综艺内容扩大脱口秀影响力和艺人知名度,同时通过线下文化体验培养观众孵化新人,再依靠配套的明星艺人经纪与整合营销服务,托科-埃卡姆比形成了一整套商业运作流程。这对提升和规范脱口秀内容的商业价值有积极意义。

然而,一家独大很多时候也是把双刃剑。在整个脱口秀行业中,笑果具有最强大的话语权和议价能力,能够吸引到业内最优秀的人才。脱口秀演员纷纷出走,相对小的同类型公司和地方俱乐部或将遭遇生存难题。而笑果文化在向外部求解的过程中,也可能遭遇发展瓶颈——基于现有的生活素材,每个人都可以说五分钟脱口秀,那么五分钟之后又该怎么办呢?流程化的培训,主要帮助演员打磨喜剧技巧和舞台表演,观察和提炼生活的能力却取决于个体差异。不是每个脱口秀新人,都能成为李雪琴。

目前来看,笑果文化的布局能将脱口秀带向何方,还有待观察。应该说,尚不成熟的脱口秀行业需要突破口,但只有一个内容出口是远远不够的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irstchoiceoregon.com/,托科-埃卡姆比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